第191章 银古月看《青年报》(1 / 2)

“玄烛郡的人好惨啊。”

看着报纸的银古月忽然发出一声奇怪的感慨,正在处理公务的夏林果微微挑眉,没有理他。

“夏先生,你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这么觉得吗?”

“普天之下,无人不惨,有情皆苦。”

银古月放下报纸,“夏先生你跟我来。”

夏林果很听话放下公务,随他走出去。

他知道,如果他现在不理这个人,只会惹来更多的纠缠和唠叨,还不如速战速决,将这个人打发走。

两人走到阳台,看着眼前这座凭依着荒山而建的山下小镇,此时太阳正惹,整个小镇沐浴在金黄光辉之中。

凉风吹过,响起几百个铜铃鸣响。

这里是东阳区最南部,铜铃镇。

铜铃镇原本依托着铜矿山而发展的城镇,荆家在这里有多家工厂,当铜矿采集完毕直接运送到工厂进行粗加工,一条龙服务。

不过铜矿资源多年前就耗尽了,这里也变成了农业庄园镇,工人也摇身一变变成农民,为银血商会种植烟草、粮食、桑麻。

许多人在这里消耗了大半辈子,倒也不是这里福利有多好,事实上他们过得可能还不如玄烛郡的工人。

玄烛郡工人好歹还有许多精神食粮,譬如去说书摊白嫖听书,去战牌馆看人打牌,甚至去黑帮赌场赌点小钱——日子虽然过得苦,但**乐也不少。

但铜铃镇这里啥都没有,许多人一睁开眼睛就是工作,一闭上眼睛就是睡觉。他们仿佛只是被身体里的生物本能所驱使,浑浑噩噩地活着,逆来顺受,朝生暮死。

对他们来说,临海军的到来,可能是他们这辈子遇到过最大的一件事了。

虽然工厂废弃了,不过镇上依旧有许多工厂的旧址,平时也就用来存放农作产物。

临海军来了,这些工厂旧址便成为了临时军营。夏林果的临时办公室,便是炼铜工厂的二楼厂长室。

银古月撑着锈蚀的栏杆,指着远方说道:“你看。”

远处,几个脏兮兮的背着小篮子的小孩子在街上打闹,时不时偷看临时军营门口的持铳士兵。如果士兵看向他们,他们就会一哄而散,然后躲在墙角继续偷看。

夏林果看了一眼说道:“几个采集野菜帮补家计的孩子。临海军来到铜铃镇之后并没有打扰这些普通居民,甚至将庄园主和守军杀了给他们分粮食,他们自然对我们很好奇有好感。”

临海军杀地主分粮食,自然不是出于什么革命考虑,而是出于现实需要。首先这里的庄园主和守军是肯定要杀的,万一他们弄出什么麻烦就晚了;其次,临海军不能让这里的贫民因为他们的到来而饿死。

虽然临海军能暴打和阳军,但临海军终究是防御海蛮的军队——他们之前的敌人,是异族,是怪物,是天敌。

他们不是专业杀人的军队。

如果是攻击同样全副武装的军队,他们没多少心理压力。就像两只野兽为了争夺地盘而厮杀,他们可以接受这样的生死斗争。

但杀害手无寸铁的同胞,那就不一样了。

哪怕只是因为他们的入侵,导致普通人因此流离失所,饿殍遍野,许多临海军士都无法接受——许多加入临海军的青年,除了想混口饭吃,更因为当临海军士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为了鼓励更多年轻人加入边境军队抗衡蛮族,临海军除了在物质上给予了足够支持:战法指导、军饷、抚恤金……凡是需要抗击蛮族的执政区,都会在宣传上大幅礼遇军人。

大义之名,正义之师,卫国战士。

可以说,在晨风区,你当上了临海军,那就是好男人铁娘子;如果你当上尉官,那简直是光宗耀祖,要写入族谱的功绩。

蓝炎想要攻打东阳敲诈银血,反对声音最大,根本不是星刻郡的文官系统,而是临海军上上下下。

因为临海军并非是活不下去的可怜人,虽然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们也没多少不满。

比起跟将军去干一票大的,他们更在乎临海军的旗帜不能被玷污。

他们只想告老还乡后,可以毫无顾虑地跟儿孙们叙说自己的军旅生活。

夏林果不知道蓝炎是怎么劝服各军将校,但很显然他做到了:一路上只败军队,不斩战俘,不伤百姓,秋毫无犯。

抢钱抢资源,固然是大家都想做。

但如果自己能以正义之名行掠夺之事,岂不美哉?

要知道蓝炎这次出兵,也是有出师之名。

他以和阳军三年前曾经残酷镇压小九山矿工暴动事件为理由,指责和阳军出现了‘部分’被豪贵商人贿赂的腐败军官,甚至有逆光分子潜伏在军队系统里。他率兵入境,只是为了跟和阳军举行联合军演,帮忙肃清和阳军的蛆虫……

虽然临海军肯定是逾越了,但和阳军身上的屎也是真的,反正现在各处都是一锅乱粥,炎京也根本不管,临海军只需要给出一个能让自己人心安理得的借口就足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