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入画(1 / 1)

兰妃今日穿了一身雪青色的丝纱罗裙,两袖绣花,是白色的琼花,星星点点的点缀在裙子上,衬着她整个人越发的娇美。

今天这是要开选美大会不成?叶雪溪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最寻常不过的宫装,突然有点黯然失色了起来。

“妹妹过来尝一尝这茶。”兰妃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赶紧坐下来。

有宫女已经在她的座位上铺上了锦垫,旁边也摆好了茶盏瓜果。

“这茶是年初采的,赵女官可还记得,今年年初还突然降了一场大雪,这雪水融化了之后浇灌出来的茶叶闻着都带着一丝清凉的芬芳。”兰妃将茶放在鼻尖轻轻一嗅,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叶雪溪不懂茶,但看着茶水的颜色,青绿中带着一丝净透,也晓得这是一杯好茶。

“可以看出来娘娘是个好茶之人,这好茶自然是要上好的水来煮,这水想必娘娘也花费了一番心思吧。”赵娴不过是浅尝了一口便能感觉出来其中的优质。

兰妃浅而一笑,缓缓点头,“这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是清韵前几日带着宫女清晨采的花瓣露水。”

好吧,又是什么花瓣露水之类的东西,说来说去不过就是一大杯蒸馏水而已。

“妹妹不懂什么茶,倒是让姐姐见笑了。”她们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差点没把叶雪溪给忘在脑后,要是再不出声表示一下存在感,估计也没人会理睬她了吧。

“哪里,妹妹你虽然不擅长于煮茶,可姐姐却听说妹妹十分擅长于画技,连我们赵女官都自叹不如呢。”兰妃搁下手里的茶盏语气艳羡的说道。

“昭仪娘娘的画十分的特殊,下官从未见过,那画画出来之后活灵活现,恐叹这世上绝无第二个人能比得过娘娘了。”赵娴十分敬叹的说道。

“哦,是真的吗?”兰妃似有些不信,“本宫还从未见过妹妹的画呢,只是听皇上说十分的精美,现在听赵女官这么一说,倒是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画,竟然能让赵女官赞叹天下无双。”

叶雪溪只是笑,抿着唇不说话,端起桌上的茶品了几口,淡淡的茶香在口中氤氲。

“姐姐既然想看,那妹妹就献丑了。”她突然放下手里的茶盏,一双杏眸缓缓落在她身上,转过头对着桃枝说道:“去穗萱宫,把我的东西拿过来。”

桃枝应了一声,缓步退了出去。

“妹妹让桃枝回去取东西去了,还请姐姐稍等片刻。”

“无妨无妨。”兰妃一笑,悠悠的说道。

桃枝很快便把东西拿过来了,甚至连她平日里最喜欢用的纸都带来了,为了避免被雨淋湿,外面包上了一层油纸。

叶雪溪接过来,缓缓打开油纸,取出那张白纸。

宫里面用的纸大多都是宣纸,薄薄的一层不适合用来画素描,一不小心就会戳破,所以,她特意命采纸的公公从宫外弄了一些比较厚实的纸来。

“可要为妹妹你端一盆什么花草?”兰妃见她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便好心开口问一问她有什么需要。

“不用了姐姐,妹妹今天想画的已经在眼前了。”叶雪溪摇头说道。

“哦,是什么?”兰妃疑惑的问道。

“正是姐姐您。”叶雪溪缓缓勾唇淡淡一笑。

兰妃一愣,似没反应过来。

“妹妹自进宫以来一直受到姐姐的照拂还未来得及感激姐姐的一片用心,今日就为姐姐画上一副肖像当做礼物,希望姐姐不要介意。”叶雪溪福了福身子露出一副感激不尽的表情来。

兰妃顿时喑哑,端着茶盏的手停顿在半空中,一双秀丽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不知到底是在看她还是在看什么。

叶雪溪很久没有画人像了,当初学素描的时候大多都是画的石膏,偶尔会画一些花瓶和瓦罐什么的,人像素描只学了几天。

可是刚刚在来的路上她还在想,要怎么才能打消兰妃此刻的猜忌和不满,虽然她当下还没有表现出来,可女人家的嫉妒之心往往都是一瞬间产生的,更何况,兰妃的父亲是当朝宰相,位高权重,她又是后宫之首,若是有心对付自己,自己必然是招架不住的。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她示好,最起码得在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之前千万不要跟她有正面冲突,她刚刚既然提到了画画这件事,那么不如顺水推舟。

“娘娘,给。”一看到叶雪溪出趣÷阁有错,东儿便立马伶俐的递上来一块东西。

那东西模样似一团肉色的面团,是叶雪溪特制的,功效跟橡皮差不多,就是效果差了一点,但勉强可以用。

“姐姐,您不用太紧张,可以随意动的,想喝茶也可以。”叶雪溪抬头的间隙发现兰妃似乎有些紧张,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叶雪溪一开始其实也没打算原版原的画,所以也并不介意她动作。

兰妃听了这句话,这才缓缓吐了一口气,喝了口茶便与一旁似乎也十分紧张的赵娴攀谈了起来。

等到叶雪溪拍拍手完工,这两个人该聊的话题也都聊的差不多了。

“妹妹有些手生,画的不好还请姐姐不要怪罪。”叶雪溪用眼神示意东儿将画送到兰妃面前,东儿立马会意了过来,手脚麻利的把画呈到了兰妃跟前。

兰妃接过画,只瞧了一眼,便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这真的是她吗?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何止是画,明明就是一面镜子!不,甚至于比镜子更加清晰!

“妹妹的画真是神作,赵女官说的一点也没错,这何止是天下无双。”她十分满意的捧着那幅画称赞之语连绵不绝。

“姐姐谬赞了,只是一些雕虫小技而已,若是姐姐喜欢妹妹也可以教姐姐的。”反正现在在学的已经有两个人了,再多一个也没什么。

想来,在这个朝代,她画画也算是一门手艺吧,若不是怕会的人太多,扰乱了未来,就凭她现在的画技,开个学馆收徒都不算什么,到时候门徒三千,未来恐怕都要跟孔子并提了,不过到时候她要叫什么?叶子吗?

叶子......

“噗。”一想到自己的名字叶雪溪有些隐忍不住浅笑出声。

“本宫恐怕是没有这个本事了,不过这画本宫就收下了。”兰妃将那画交给清韵,复而又看向她说道:“妹妹画了一下午本宫的画像,这茶都凉了,让宫女给你换一壶新的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