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琉璃灯(1 / 1)

“太后娘娘没有为难您吧。”她说。

叶雪溪摇头,不但没有为难,还赐了她大补药呢!

看着她手上拿着的盒子有些眼熟,奉锦定睛一瞧才瞬间想起来这是什么。

太后老人家找她难道是为了......

“奉锦姑姑,上司局是什么地方?”叶雪溪问道。

奉锦抿了抿唇说道:“是掌管后宫琐事的,负责记载皇上的日常,以及后宫嫔妃侍寝的日期。”

叶雪溪一惊,双眸一瞪,脑海中瞬间想起来太后刚刚说那句话时的表情,有些暧昧,她难道以为皇上宠幸了她不成?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今天出门的时候照镜子忘记看仔细了,不会是脖子上面有吻痕吧,不小心给太后看到了,她老人家才以为皇帝宠幸了她却没有去登记。

“娘娘?”奉锦见她神情有异样,便唤了她一声。

叶雪溪心虚的用手捂住脖子摇头说没事,回到穗萱宫的时候便赶紧冲到铜镜前照了照。

明晃晃的铜镜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叶雪溪左照照右照照,脖子上面光滑白皙,别说是吻痕了,连个一丝丝的红色印记都没有,太后是看到什么了?她不解。

叶雪溪是一个极其讨厌吃药的人,尤其是中药这种东西,简直苦的没有人性!可她现在偏偏就是要吃这种东西,原本还是一天一碗,现在直接变成了一天两碗。

一个是张御医开的药方,用来缓解她的痛经,另一个就是太后赏赐的药,估计是提高受孕几率的,这玩意儿根本就没什么用啊,因为她压根就没打算要去侍寝!

让桃枝把空了的两个碗拿下去,东儿原本是要去给她拿蜜饯的,可是她人把药都喝完了,也没见她把蜜饯拿过来!

叶雪溪皱着眉头,嘴巴里苦的连舌头都想吐出来。

窗户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咕咕”的叫声,像是鸽子,叶雪溪一抬头,就瞧见一个白色的东西扑闪着翅膀停在了她的窗檐上,脚上似乎还绑着什么东西。

叶雪溪心里一紧,迅速走到窗边将鸽子腿上的东西解下来,是一张纸条。

“今晚子时,莲池假山。”

谁写的这封信?

叶雪溪不解,再抬头的时候,那只鸽子却已经不见了踪影,她没有做声,只是走到宫灯前将那张纸条烧掉。

有人要见她,这是毋庸置疑的,只是这个人是谁?难道是右上卿唐南风?可是他为什么要见她?

或者说,是别人?

叶雪溪一整个下午都在寝宫里焦灼不安的等待子时到来,即便手上捧着晓月之前送过来的小说也看不下去,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久到肚子都有些饿了,才发现今晚怎么到现在都没有人过来送晚膳?

东儿和桃枝这两个丫头去哪里了?

她叹了口气,将书放到一旁,看来平日里是真的有些太宠着她们了,越来越没有规矩了,看来需要把她们两个送到奉锦姑姑手里调教一下才是。

叶雪溪一边想着一边走到门口,伸手打开门的瞬间才惊觉今晚的穗萱宫门外竟然如此亮堂,百来盏琉璃灯像会发光的巨型萤火虫一般挂在院子的树上,墙上,沿着路一直延伸到院子外。

叶雪溪起点是错愕的,紧接着化作惊喜,胸口像是被人狠狠撞击了一番,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

她还记得,这是她在凉城时候突然想起来的一个念头,用这种彩色的琉璃灯盏装满她的穗萱宫,怎么会......

“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准备开门了呢?”身侧突然传来一声低笑,慕容复今日换了一身素白的长袍,似乎在门外等了许久。

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就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难怪桃枝和东儿这两个丫头都不见了踪影。

“皇上为什么突然给我准备礼物?”叶雪溪转过头来看着他问道。

昨晚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她还以为他生气了,可为什么会突然为她做这样的事情?

“朕昨晚唐突了,所以想要道歉。”他将目光落在院子里的那些琉璃灯上淡淡的说道,声音很轻很柔,像是在祈求她的原谅。

刀削般的轮廓在明晃的灯下显得尤为的柔和,他的鼻子很挺,却并不英气,反而有种莫名的柔和,眉峰浓密,睫毛纤长,近看才发觉,其实他的嘴角天生就是微微上扬的,这种嘴角很容易让别人误认为他是一个爱笑的人。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叶雪溪一瞬间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陌生,有点看不透?

他是帝王,她是嫔妃,只听说过帝王惩罚嫔妃的,还从未听说过一代帝王费尽心思是为了得到嫔妃的原谅,而被原谅的理由竟然是因为嫔妃不答应侍寝?

“皇上,臣妾没有生气,所以也没有原谅一说,但是今晚皇上送给臣妾的礼物,臣妾很喜欢,也很感动,因为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她会铭记于心。

“叶家的二小姐难道从来没有收到过礼物?你是在哄朕高兴吗?”他在她耳畔轻笑一声,似不相信她的话,却伸手拉住了她。

“走吧,顺着这条路到前面看看。”

叶雪溪点头,温顺的跟着他一直往前。

叶雪溪不知道他是准备了多少的琉璃灯,单从穗萱宫来看起码都得有上百盏,可这穗萱宫外的那条路上又挂了多少盏?

好吧,身为皇帝,最不差的应该就是钱了。

“朕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他说,虽然声音带着一丝隐晦的羞涩,甚至于连眼睛都不敢看着她,可面色上却一点都没有变化。

“皇上也未曾送过兰妃什么吗?”毕竟兰妃进宫这么多年了,若不是意外,现在应该都已经为他孕育了两个孩子了。

慕容复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眼神深邃,仿佛看不见底的夜空一般,“没有。”

叶雪溪愣了一下,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夜风有点凉,吹着两旁的树发出梭梭的声音,连同挂在树上的琉璃灯都开始晃动了起来。

“太后今日找朕了,至于谈了什么,相信你也猜到了。”他望着叶雪溪,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似乎是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反应。

然而叶雪溪给出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

补药都已经赐给她了,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早点为皇室添下皇子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