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寿宴(1 / 1)

第二日,叶雪溪穿着一身稍显喜庆的水红色裙子,毕竟是生辰,还是讨个好彩头比较好。

洛王府她还是第一次来,轿子在门口停下的时候,叶雪溪是被桃枝扶着出来的,头刚一探出来就被轿子外的阵仗吓到了。

“参见昭仪娘娘!”

洛王府的大门口赫然站着一大排人,除了叶双菡和叶夫人她是见过得,其他人一概不认识。

“姐姐,今天是你的生辰,作为一个寿星,怎么还出来接我?瞧这大太阳的,要是晒着了,洛王爷可心疼死了。”叶雪溪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说道。

叶双菡只是笑笑,或许是因为生辰,今天的她穿的特别的庄重,一席侧妃的正装加上那华丽的头饰,绝世佳人也不过如此了。

“妹妹能来看我,姐姐高兴。”她说。

叶夫人见两女儿关系如此之好,高兴的几乎落泪。

这样就好,洛王对菡儿温柔体贴,最近听老爷回来说,皇上对溪儿也是关爱有加,两个女儿都过得如此之好,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姐姐,进去吧,别在门外站着了。”叶雪溪牵着她的手说道。

洛王府的路有点复杂,从正门走到后院,几乎比皇宫的御花园都还要复杂,若是没有叶双菡带着路,说真的,叶雪溪肯定走不出这里。

而且,她觉得,这里就像那种植物迷宫一样,每一条道都是百转千回。

“这里啊,我刚嫁进来的时候迷路了很多次呢,每一次都是老嬷嬷带着一众下人在这里找我才找的到。”叶双菡唉声叹气的说道。

可叶雪溪却未曾在她的脸上看到过后悔,反而是那种甜蜜的埋怨。

“哦,对了,这是我送给姐姐的生辰礼物。”叶雪溪猛然想起还有礼物,赶紧让桃枝递上来。

叶双菡打开锦盒,发现里面躺着一只折扇,散发着淡淡的檀木香气,展开之后才发现,上面雕刻着一朵盛开的菡萏,栩栩如生。

“好漂亮啊。”叶双菡欣喜的捧着,娇媚的容颜宛如盛夏的荷花一般娇嫩。

“不知道姐姐喜欢什么,就给姐姐选了这个。”叶雪溪笑着说道。

叶双菡赶紧摇头,一脸的满足,“没有,这个我很喜欢,还是妹妹了解我,虽然我们没有一起长大,但毕竟是亲生姐妹,血浓于水。”

所以,只要是用心选的礼物,无论本身价值多少,都是最合适的。

叶雪溪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多说。

洛王的侧妃生辰,紫都城里一些达官贵人平时想要巴结洛王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于是纷纷让自家女眷带上各种奇珍异宝前来祝贺。

叶雪溪刚到前厅就看到摆放了整个厅堂的礼物,什么红珊瑚树,南海的夜明珠,以及各种绫罗绸缎多不胜数。

叶雪溪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

“都是一些俗物,哪儿有我妹妹给我选的合我心意?”叶双菡恨不得把双手都挽在她的手臂上才好。

“娘娘,王爷让下人过来传话,说偏厅的宴席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宴了。”一个老嬷嬷走过来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

叶双菡点了点头,淡淡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了,这就去。”

“妹妹,娘亲,我们这就去偏厅吧。”叶双菡左手拉着叶雪溪,右手挽着叶夫人,宛如一个幸福的小女人一般朝着偏厅走去。

在叶双菡的生辰宴上,叶雪溪又再一次见到了慕容度,那个看人的时候眼神里似乎都带着寒气的男人。

只是这一次见到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他看着叶双菡的目光却是格外的温柔。

果然温柔什么的都是因人而异的。

“妹妹,你坐这里吧。”叶双菡是今天的主角,主角自然是坐在主角的位子上,只是叶雪溪现在身份特殊,甚至可以用尊贵来形容,所以也不能怠慢,于是便坐在了和叶夫人相对立的位置,就是叶双菡的一左一右。

慕容度拥着叶双菡坐在主坐上,今日的叶双菡美的让人惊艳,在慕容度刻意的温柔之下,笑的格外幸福,连叶夫人看的都忍不住落泪,想想自己的女儿能得到如此的疼爱,做娘亲的也可以放心了。

“都说娶妻要娶贤,可嫁夫君一定要嫁洛王爷这样的,瞧瞧,多会疼娘娘啊!”叶雪溪的旁边坐着的不知道是谁家的两位夫人,看着台上两个人在恩爱,却是狠狠羡慕了一把。

见到叶雪溪瞄了她们一眼,两个人估计以为是惹她生气了,顿时有些羞愧,赶紧说道:“皇上文武双全,英俊潇洒,与娘娘也是绝配,绝配啊!”

叶雪溪:“......”

厅堂内突然响起了钟鼓的乐器声,紧接着,一群舞姬着鲜艳的舞裙如同池塘里的锦鲤一般涌入了进来,踩着鼓点,双脚轻盈的仿佛没有声音,柔软的肢体灵动不已。

宴会嘛,有节目也比较正常。

叶雪溪跪坐在垫子上,挺直了背部显得尤其的端庄。

其实这里一切都挺好的,就是这吃饭的礼仪实在是太让她接受无能了,吃饭非得跪坐在垫子上!这让她一个一辈子都没下过几次跪的人真不习惯!

于是刚跪下来没几分钟,这第一支舞都还没跳完,叶雪溪就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挺直的背部像是要僵硬掉,双腿麻痹的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

“娘娘。”东儿知道她不喜欢跪着吃饭,因为以前刚到叶家的时候她就有过一次,东儿的理解是,小姐从小生活在外面,平凡人家吃饭的确没有这种规矩,所以不习惯也是正常的。

可是这里是洛王府啊,就算不习惯,也没办法。

听到东儿在耳边小声的唤了她一声,似在提醒她,叶雪溪咬了咬牙,把快要松垮下去的背部再一次挺直。

东儿可怜自己家的娘娘,为了给她加油打气,特地绕到她旁边给她倒了杯甘露。

这甘露是王府的丫鬟一大清早天还没亮就起床从花瓣上一滴一滴采摘下来,然后进行三次过滤,再放在锅里煮开一点点积攒下来的,即便是采摘了一大桶,到最后也只能剩下叶雪溪面前那么一小壶。

虽然说对其工序繁琐,原料珍贵,可对叶雪溪来说,它其实不过就是一杯蒸馏水而已。

端起来酌了一口,水中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气,微不可闻,唇齿间还有一些甜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毕竟这么珍贵,看在钱的面子上也不能说它不好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