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绝色坊(1 / 1)

“好了,这位公子,我还有事,先走了。”程默苒挥挥手,也不想跟这个人叙什么旧,径直略过他朝前走去。

叶雪溪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看着程默苒离去,也只能跟了上去,然后朝着那位公子抱歉一笑。

在路过那位公子身边的时候,分明听见他低声说了一句:“原来她还活着。”

原来她还活着?这是什么意思?叶雪溪皱眉。

程默苒一路扫荡,看见什么稀奇的玩意儿也不在乎要多少钱,全都买下来,幸好叶雪溪身后还跟着桃枝和东儿,否则的话,这么多东西,还真是拿不下。

“你都不买东西的吗?”程默苒将纸鸢交给东儿,奇怪的看着她问道。

叶雪溪摇头。

“我什么都不缺。”所以,什么都不用买。

程默苒无奈的耸耸肩。

后来,两个人去了城里一家十分出名的茶楼里吃东西,寻了一个二楼靠窗的桌子坐了下来。

“你们也去那边坐下吧,不用站在这里了。”叶雪溪对着桃枝和东儿说道。

“是的,夫人。”两个人点了点头,然后挨着她们旁边一桌坐了下来。

“你看,这里景色还是很不错的嘛,尤其是这里到处都是草木茂盛,夏天一定很凉爽!”程默苒远眺前方的景色,颇为赞赏的说道。

叶雪溪不置可否,端起一杯茶品了一口,虽然不如宫里面的那种清香,却带着一股子甘甜。

“你可知二爷他们去见谁了?”叶雪溪抬起头看着她的侧颜问道。

程默苒转过头来,脸上带着诧异,但碍于有些话不能让别人听见,小声的说道:“你不是皇上的妃子吗?他都带你过来了,你还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啊?”

叶雪溪摇头。

“他们去见先帝去了。”她说道。

先帝?

叶雪溪吃惊,先帝难道还没......

“你是不是也很吃惊啊?按理来说,只要有新皇登基,那么先帝必然是驾崩了,而且,当年,宫里面也传出来说先皇仙逝了,可只有极少人知道,先帝其实并没有驾崩,而是在凉城的一个寺庙里当了和尚。”程默苒轻声说道。

她知道的这些自然也是慕容邵告诉她的。

只是叶雪溪万万没想到堂堂先帝竟然会做了一个和尚!

这种先例似乎只出现在清朝时期的顺治皇帝身上,因为自己最爱的妃子过世了,心痛之余最后遁入空门,没想到先帝竟然是这么一个痴情的人,还真是少见。

也难怪所有的皇子都来了凉城。

不过这也能说的通,毕竟慕容复还为此丢下了一堆繁杂的琐事。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大美人,竟然让皇帝都对她如此着迷,死了之后不但给她建造了露台,还跑去当了和尚。”程默苒往嘴巴里塞了一块糕点,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来。

说实话,叶雪溪也挺好奇的,这天底下的美人之多,皇宫尤其不缺乏,想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先帝所爱的那位妃子,到底有什么地方让他如此执着?

“哎呦?这不是绝色坊的墨染姑娘吗?”楼梯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喜的声音,诧异的朝着叶雪溪她们那边走来。

叶雪溪和程默苒闻言,皆转过头来,只见一个肚大圆肥,油头满面,却穿的金碧辉煌,显然一个暴发户的老男人一脸调笑的走了过来。

叶雪溪诧异,诧异的是,他喊出了程默苒的名字,更诧异的是,绝色坊是什么地方?

“你是谁?”程默苒依旧吃着糕点,头也不抬的瞄了他一眼,露出鄙夷而嫌弃的神色说道。

那男人显然并没有因为程默苒的反应而感到尴尬,顾自的走过来拍着手里的扇子说道:“怎么,墨染姑娘这么快就忘记我了?”

程默苒冷哼一声,没搭理他。

“哎呦喂,这旁边的这位小美人是谁啊?本公子才几日没去绝色坊,没想到这绝色坊的美人真的是越来越多啦。”那人突然发现旁边还坐着一个叶雪溪,顿时面露惊喜之色。

桃枝一见,赶紧冲上来:“放肆!”竟然敢调戏昭仪娘娘,是不是不要命了!

“桃枝,没事,下去吧。”叶雪溪给她递了个眼色说道。

现在这种场面还没发生什么。

桃枝抿了抿唇,有些不放心,在叶雪溪一再的眼色之下,还是退了下去。

“这位......公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知道什么绝色坊,也跟绝色坊没什么关系,趁着还未出什么笑话,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不要打扰我们姐妹两个人喝茶聊天。”叶雪溪端坐在椅子上,脾气尚且还好,面容带笑,耐心的劝说道。

“认错人?怎么可能!墨染姑娘的艳名那可是冠绝整个紫都城!本公子上个月才花了一千两白银目睹了其芳容,那可是惊艳绝人,终生难忘啊!怎么可能认错人?”他拍拍胸脯保证道。

想他一千两白银也不能百花了不是?该看的该听的自然是要都享受到,只是没想到今天会这么有幸在这里遇到。

“我是默苒没错,但可惜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所以,你的钱我也没拿到更没看见,不认识你也很正常,还有,别以前见过我一次遇见了就跟看见故人一样,人家想不想认识你还是另一回事呢。”程默苒瞥了他一眼赶紧收回视线。

长成这样就算是给她一万两她都不愿意看吧!

“墨染姑娘,你这话说的可就有点绝情了,想来你在绝色坊里卖艺不卖身那可是整个紫都城都知道的事情,给你钱听你一曲那是看得起你,要是有一天你不红了,卖身那也是早晚的事!别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再高尚,那也只不过是一个高尚的***而已!”那厮或许是被气急了,说出来的话也是极其的难听,脸上的表情扭曲的就像是一团肉狠狠的拧在了一起。

“哼!说的好像你们嫖客有多高尚一样,就算到了那一天,睡我的人也不可能是你!”程默苒依旧淡定的吃着糕点,语气冰冷的回道。

叶雪溪有些诧异,先前还在猜测绝色坊是什么地方,现在听来才发现,原来是一个青楼。

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默苒竟然会是青楼里的一个艺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