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言出必行(1 / 1)

“可是爹爹,你应该知道,皇上现在最宠爱的人是兰妃,我若要能在皇上面前说上话恐怕不易。”

再加上,兰妃的背后是宰相,即便兰妃对她并没有什么敌意,并不代表她们两个人现在是战友。

“这的确难办。”叶太傅颔首,“宰相有兰妃撑腰,后宫当下又无皇后,皇上的想法,确实容易受到宰相的干扰。”

“我们现在是同右上卿结盟,那么宰相大人又是与谁?爹爹让我将左上卿弄去边疆,莫不是想要削减左上卿的势力助长右上卿?”叶雪溪走至庭内,美目微蹙,面露疑难之色。

不搞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纵然她分析能力超群,恐怕都不够用啊!

“溪儿,爹爹送你来宫里参与了此等事情本就是爹爹不对,有愧于你,现在若是将你卷入的更深,以后再想脱离可就难了。”叶太傅的本意并不想让叶雪溪知道的太多,她只需要得到皇上的宠爱,适时替他说上几句话,然后达到他们所要的目的就好,她还是她,即便日后生出什么变故,皇上也会看在夫妻的份上放过她。

可是现在,若是将所有事情都告知她了,以后,即便想要摆脱关系,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爹爹,即便你现在不告诉我,日后,我还是会用我的方法知道一切的,更何况,从我进宫开始,该插手的,不该插手的,我都插手了。”现在才说不牵扯到她,根本无从谈起,用白话来说,就是都是废话。

“娘娘,奴婢送茶来了。”门外传来桃枝的声音,叶雪溪这才想起来她刚刚让她去准备了茶水。

“进来吧。”她喊道,然后垂眸看了一眼叶太傅,只见他面容冷静,微蹙的眉间泄露了他此刻纠结的心。

桃枝这会儿来也好,最起码给了一段时间让叶太傅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把一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她。

“娘娘早上早膳也没用多少,奴婢怕娘娘饿了,顺便准备了一些糕点。”桃枝将茶水和糕点一一摆放到桌面上,福了福身退下了。

“爹爹,喝口茶吧。”叶雪溪亲自上前将茶盏端到他的面前,精致小巧的面庞上带着意味不明的淡淡笑意。

有那么一瞬间,叶太傅竟然产生了错觉,似乎有点小瞧了自己这个小女儿。

叶雪溪缓步走回桌子的另一边落座,端着茶盏轻轻一拨,轻抿一口,淡淡的茶香便在唇齿间回荡,上好的碧螺春。

“爹爹可想好了?”她缓缓抬起眼帘,将目光精准的落在叶太傅的脸上,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微变。

“好吧,告诉你也好。”他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那,宰相大人,是不是与大将军是一起的?”叶雪溪放下手里的茶盏,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猜测。

按照张鸣抒的性格来说,他潇洒不羁,连皇帝都不曾忌惮,做事风格偏向于我行我素,多半是不太可能会与人结盟的,所以,唯一的可能性即使,宰相才是和大将军一样,全心全意为皇帝效力的人!

可若是如此,叶太傅岂不是......

造反二字在叶雪溪心头瞬间划过,惊的叶雪溪差点将手里的茶盏打碎。

叶太傅是皇帝的老师,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忠臣的一个人,难道想要谋反不成?!

叶太傅在听到她的猜测时,脸上的表情露出片刻的惊讶。

果然没错,自己真的是小看了自己的这个女儿,她同菡儿不一样,从骨子里就不一样!

菡儿性格软弱,只念及儿女私情,不是一个送进宫里能为他做事的料,所以当初,他才会同意,将她嫁给了洛王当侧妃,原本想着自己这个小女儿应该会机灵一点,最不济不会像菡儿那样心有所属,可这个女儿着实让他惊讶。

“你是如何得知的?”

“猜的。”她淡淡的说道。

叶太傅想来也是,若不是猜测的,也不会这么急着要见他,或许就是想要从他的嘴里得到证实。

“爹爹放心好了,女儿进宫之前答应你们的事情自然会做到。”叶雪溪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

她不管叶太傅和右上卿到底在搞什么把戏,这跟她都没有关系,她也有她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远离这些权力纷争!

“娘娘,林公公来了。”东儿在门外轻轻敲了敲门提醒屋内的人说道。

林公公?

叶太傅疑惑的看着叶雪溪。

皇上身边的公公怎么会到这里来?

“皇上这几日会经常找我,至于左上卿的事情,我会找机会下手。”她站起身来,对叶太傅说道,然后唤东儿进来给她梳妆一番。

早上起来到现在她都还未好好的梳妆,这样应该是见不了皇帝的吧。

“那娘娘你保重凤体,下官先告退了。”外面候着的东儿和桃枝一起进入,叶太傅也不做多留。

“娘娘,穿这件可好?”东儿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浅绿色的宫装,上面绣着淡黄色的花,看上去有点小清新。

“就这件吧。”叶雪溪点头。

在去云水阁的路上,意外的遇上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则是洛王慕容度,而另一个......

叶雪溪并不认识此人,但看着装和气质,便能猜到,这个人应该同洛王一样,是个王爷才是,否则的话,一般的人哪儿敢跟洛王勾肩搭背?

“咦?这难道就是二哥新纳的昭仪?好像跟三哥的侧妃是姐妹吧!”慕容晋远远的一瞧到叶雪溪便立马认了出来,忍不住就要跟身边这张面对外人就变成冰块脸的三哥打趣道。

“嗯,美貌虽然不如三嫂和兰妃,不过气质我喜欢,看上去不是那么病怏怏的!”隔着一个石桥,慕容晋就开始打量起了叶雪溪。

也多亏了叶雪溪这些日子经常锻炼,身子骨硬朗的很,面色红润,看起来就是那种朝气蓬勃的样子,与后宫里那些动不动就被风吹走的人的确很不一样。

慕容度只是听他说,并没有回话,一双凤眸只是随着他的视线落在叶雪溪身上。

牡丹虽然娇艳,却华而不实,荷花虽然高贵,却太过单纯,有的时候,不名贵,却俏丽的花往往最能抓住人的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