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安逸(1 / 1)

“臣妾怎好决定皇上的去处?”她笑着说道,表面上看起来平波无起,内心其实已然汹涌澎湃。

“朕要去寿鹤宫,路过你这里的时候便过来看看你,想起来之前你可以应允朕要给朕讲讲你小时候的故事,朕可没有忘记,朕的叶昭仪现在可是越来越让朕有兴趣了,从兰妃那里的五子棋,再到之前的锦鲤,叶昭仪似乎会不少别人不会的技艺啊。”慕容复端坐在她的贵妃榻上,端起一杯茶水酌了一口。

听到他不是要歇息在她穗萱宫,叶雪溪的心里顿时放下了一大块巨石,松了口气。

“都是些雕虫小技,在皇上面前耍耍小聪明而已,皇上没有计较是皇上的大度,臣妾怎敢自持?”叶雪溪低着头谦虚的说道。

“好了,谦虚也谦虚过了,现在该坐下来好好的跟朕说说你小时候的故事了吧。”慕容复将茶盏放下,目光如水,一副泰然处之的模样,似真的准备听她讲什么小时候的故事。

叶雪溪抿着唇,有些为难,叶家为她编出来的故事也不过就是一个大概,叶雪溪保不准眼前这个皇帝到底都知道多少,说多了会错,说少了有隐瞒之罪,这程度着实不太好拿捏。

“怎么了?”见叶雪溪迟迟不开口,慕容复微皱眉头看着他。

说真的,慕容复着实张了一张具有欺骗性的脸,明明是皇帝,却长得眉清目秀,像清潭里的水一样,一举一动都表现出了与生俱来的温柔,眉宇间敛去了身为帝王的戾气,徒留柔情的笑意。

这样的人会让人觉得亲近,交谈攀附之间很容易便会对他交托底线,说起来着实危险,尤其是像她这样有太多秘密的人。

“臣妾在回想小时候都发生了些什么,后来想想,实在是太多了,都不知道从何处说起了。”叶雪溪用手帕掩着嘴柔柔的笑着,活脱脱一个对皇帝撒娇的妃子表现。

“那你给朕说说,你的画是谁教的?怎会想起用眉黛石来绘画?”着实惊艳了他一把。

看到那张纸上,锦鲤如同活的一般,即便是宫里最出名的画师都难以做到,仔细瞧得时候回发现,锦鲤身上的鳞片包括细小的纹理都没有放过,若非那画是黑白无色的,任谁都有可能以为可以徒手将它从纸上取下来。

“那是一个云游四方的大师教我的,他说那是西域国家极其少有的一种画,见臣妾与他有缘就教给臣妾了。”

“云游四方的大师?”慕容复眉宇微蹙。

“正是。”叶雪溪点头。

若说是其他人可能随便一查就能查到她说的话是假的了,既然是云游四方的大师那么久说明此人行踪不定且不愿留下姓名,即便有意要查也无从寻起了。

“看来真的叶昭仪很招人喜欢啊,连向来不愿意收徒弟的大师都甘愿将技艺传授于你。”慕容复没有再说什么,面容上只是带着浅浅的笑容,单手拄着脑袋,目光温柔的落在她的身上。

“那不知爱妃愿不愿意教一教朕呢?”

叶雪溪闻言,眉间微微一挑,心里暗想,教有什么难的,就怕皇上你学不会。

“皇上愿意学是臣妾的荣幸。”

学习素描最快也得好几个星期,这样刚好,她还愁着没理由天天找皇帝刷存在感呢,他倒是找上门来了。

“那就从明天开始吧,我会让林公公过来接你去云水阁。”他说,“今日天色也不是很早了,朕还要去看母后,你休息吧。”

他瞧了眼窗外的天色,也不做多留,唤了一声等在门外的林公公便穿上外衣离开了。

皇帝总是不在穗萱宫留宿对叶雪溪来说是一件好事,毕竟身为思想先进的女性来说,她还没有要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做羞羞的事情的觉悟,但对穗萱宫里的其他人来说,应该会觉得奇怪吧。

叶雪溪眉头微蹙,踱步走到床边,窗外的景色此时已然被浓重的夜色包围,仿佛覆盖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远处的灯火微弱,仿若天上的繁星一般。

略带凉意的微风从窗外吹来,夹带着淡淡的花香融合进了她屋子里的香味。

此前,叶双菡送来的那盆花真如她所言那般,花朵似永生花一般不凋零,盛开的十分旺盛不说,香气也是极其浓郁,像上好的安神香一般让人闻上一闻便舒缓安逸。

“我瞧你是最近当昭仪当的太安逸了,连自己要做什么都忘记了。”

叶雪溪轻闭眼眸正在感受着花香的芬芳,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略带嘲讽的声音,声音很轻,如同在她耳畔贴着耳朵对她讲的一般,惊的叶雪溪猛然睁开眼睛环视四周却并未看到任何人影。

“谁?”她紧紧皱着眉,眼眸盯着前方漆黑的夜色低声问道。

这一道声音绝对不是她幻想出来的!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千万不要忘记你的任务,还有,爷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了,再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若再不想办法让皇帝把张鸣抒派去边疆,你这个昭仪可就不那么好当了。”那人轻哼一声冷笑。

叶雪溪顿时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整个人瞬间精神紧绷,像是拉满了弦的弓,不知是自身的警觉告诉她还是女人的第六感,她只知道,刚刚跟他说话的那个人很危险!

不过......

叶雪溪脑海瞬间有一丝光亮滑过,像是之前遗失了什么重要的细节被瞬间捕捉。

让她进宫的人是叶太傅,那么给她任务的自然就是叶太傅才是,可是为什么,从她第一次在花瓣上看到那条讯息的时候,她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如此隐秘的手段,不像是叶太傅能做出来的,太傅的本意自然是稳固江山,说白了还是想要辅佐皇帝将江山治理的更好,那么他就没有必要玩任何手段,再加上她本身就是叶太傅的女儿,叶太傅想要见她易如反掌,自然没有必要通过如此曲折的手段。

此时的她让她隐隐觉得,有点像是......间谍?奸细?

而且,她的脑海里此刻一直都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事情并不像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难道说,除了叶太傅之外,还有另一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