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夜有一梦(1 / 1)

“既然兰妃姐姐都这样说了,妹妹还能说什么呢?那么姐姐你先休息吧,妹妹就不叨扰了。”叶雪溪起身,然后吩咐宫女把自己刚刚带来的东西放在她寝宫的桌子上,很快就告辞了。

“那个绿竹现在怎么样了?”回去的路上,叶雪溪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问那个宫女的情况。

“已经醒了娘娘,不过伤的不轻,估计要在床上躺好几个月才行。”桃枝说道。

叶雪溪想也是,单单从衣服外就能看到如此多的血迹,可见后背必然伤的不轻,伤筋动骨都要一百天,她这没有几个月怎么可能好的完全?

“不过娘娘,请恕奴婢多言,刚刚您不应该冲上去救那丫头的。”桃枝走在叶雪溪的身后,低着头,似乎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说出这句话的。

叶雪溪没明白她的意思,毕竟这是一条人命,为什么不应该救?

“娘娘,您刚入宫不知道,在这宫里面,没有真正的姐妹,即便是亲生姐妹,最后依旧会为了争夺皇上的宠爱而反目成仇,绿竹这丫头既然已经人赃俱获,不管她到底有没有做这件事情,兰妃都不会再信任她了,而您突然冲出来,一定要保住她的性命,在我们眼里看来,您是心地善良,可是在兰霜殿的人眼里看来,您多半就是指示绿竹的幕后主使!不然的话,您为什么要保住这样一个命不值钱的丫头?”桃枝句句诚恳,认真分析,说到的点竟然都是叶雪溪之前没有想到的。

叶雪溪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不好,她原本是想要来结交兰妃,此时处理的的确有些不妥,很容易便会引起兰妃的怀疑。

不过此事已经发生,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好了桃枝,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这命救已经救了,如果再来一次,我依旧会选择救她,这是我的底线,至于兰妃会怎么想,我控制不了,但害她的心我是没有的,日后,她也会感觉到的。”叶雪溪坚信,只要自己没有害人之心,即便是受人陷害也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这天夜里,东儿依旧忘记关上窗户,透凉的冷风从窗户钻进来,吹过叶雪溪的睡榻,冷的她身子一颤,却依旧沉陷在睡梦中久久不醒。

在她的梦里,出现了一堆奇怪的人,皆穿着统一的着装,个个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看起来十分严肃略带杀气,很是渗人。

在那个梦里,同样刮着冰冷的冷风,寒冷刺骨,宛如严冬,而她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裙子,手脚冻的红透,甚至感觉身体里的血液似乎都要凝滞住。

她想动,却又不敢动,生怕惊动了周围那群人,可是那群人像是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一般,一丝目光都没有停留在她的身上。

她想,或许是在自己的梦里吧,所以这些人是看不到她的,她有些庆幸,然后挪动着脚步准备躲到一旁的屋子里去看看能不能温暖一下。

“别动!”

她的脚还未挪动分毫,站在她身边的一个黑衣人突然呵斥了她一声,叶雪溪有些诧异,抬起头看着他,想要确定他是不是在跟自己说话,一抬头,却发现这个人似乎有点眼熟,但是却想不起来究竟在那里见过他。

可是那个人的眼神分明是看向自己的,话也是对自己说的,难道说,他其实是看得到她的?

叶雪溪不明白,也搞不清楚,但还是乖乖听话,站在原地不动。

不多时,就看到前面有些光亮的地方似乎有人来了,是一顶轿子,看上去十分漂亮,应该是一个身份尊贵的人。

叶雪溪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顶轿子缓缓靠近,周围本就十分严肃的气氛就像是在雪地里笼罩上了一层冰霜一般,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站的趣÷阁直。

很快,轿子便来到了所有人的面前,安稳落地,帘子被人掀开,只见里面似乎坐着一个什么人,但由于周围的环境着实阴暗,叶雪溪看不清里面人的长相,,只能朦胧中从身形判断应当是一个男人。

他说了句什么,叶雪溪没听清楚,紧接着,她就感觉到有一丝头皮发麻,那个人似乎用一种十分敏锐的目光盯着自己,像是在盯着一只猎物一般。

他对她招了招手,似乎是想让她过去。

叶雪溪看了他一眼,带着稍有胆怯的心思缓缓靠近,或许是因为脚都已经冻的麻木了,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冰刀上一样。

“再靠近一点。”轿子里的人对她说道。

叶雪溪抿了抿唇,又靠近了一些,然而就在这时,轿子里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用力便将她直接拽进了轿子里面。

叶雪溪心头一惊,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像是被无边的黑暗吞噬了一般,纠缠的她动弹不得,豁然从床上坐起来,满头大汗,四面环视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还在自己的寝宫里面。

原来只是梦,她心有余悸的深吐了一口气。

“咯吱”一声,东儿从窗户那边走过来,看着叶雪溪有些苍白的脸,担忧的说道:“娘娘,是不是奴婢吵醒你了?”

叶雪溪把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许久才缓过来,摇摇头说没有。

“外面什么声音?”她仔细听着,才发现外面有悉悉索索的风声。

“外面下雨了,所以奴婢过来把窗户关上。”她说道。

叶雪溪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床榻上下来,披着一件外衫,走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杯水。

“娘娘,您是做噩梦了嘛?”见叶雪溪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东儿上前询问道。

叶雪溪喝完水,将杯子放下,许久都没有说话。

噩梦?应该不算吧,既没有鬼怪又没有什么血腥的场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之后整个人有点......不太舒服,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莫名的有种悲伤的感觉。

“娘娘?”见叶雪溪有点魂不守舍的,东儿又唤了她一次。

“哦,我没事。”叶雪溪抿着唇淡淡一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