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名分(1 / 1)

叶太傅不过就是想让皇帝站在他这边而已,如果是要靠美色的话,也不会长久,他现在这么宠爱兰妃,若是让她取代了,那么过不了多久,便会有另一个人取代了她的位置。

可若是换另外一种方法,或许会更好。

“过程我不在乎,只要结果。”他的目光如同黑夜里微微发光的黑珍珠一般,毫不避讳的投在她的脸上,望着那张容颜俏丽,但是执拗自信的脸,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那你可以回去了,你要提醒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也会放在心上的,你们只需要等消息就好了。”叶雪溪满不在乎的说道。

想要得到皇帝的信任,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此事还需要一个周全的计划才行。

“以后若有其他任务,我不会再来通知了,会有其他办法通知你的。”他低头,盯着她的眸子淡淡的说道。

叶雪溪点头,嗯了一声。

什么方法都无所谓啦,只要不要大半夜的闯到她房间里来吓她就好!

“我走了。”他收回目光,将眼帘垂下,暮然转身,瞬间便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里面,不见踪影。

叶雪溪望着他身影如魅一般快速,顿时又惊叹又羡慕。

古代就是好啊,这轻功!飞檐走壁什么的简直就是逆天的技能啊!以后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学一学,若是没有办法出宫,还能飞出去不是?

羡慕完了之后,叶雪溪便又走回床榻上躺下,眼睛盯着屋顶发呆,刚刚的睡意全都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搅的没了,便只能先思考一番,到底要如何才能获取皇帝的信任,然后让他站在太傅这一边。

都说三角形是最稳固的多边形,尤其是在这种朝堂之上,若不能相互牵制,倒霉的永远都是无辜而又弱小的百姓,所以,对这种能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的事情,叶雪溪还是愿意出点力的。

只是她还不是很知晓,皇帝到底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唯有找到一个突破口,才好下手不是?

这样想着想着,困意便渐渐袭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就这样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从窗户的细缝里面钻了进来,叶雪溪还是有点昏沉的坐起身体喊了东儿进来。

只是没想到进来的除了东儿之外,还有前两天将她接进宫,后来又消失不见,现在又出现了的奉锦。

“奴婢来侍候小姐穿衣洗漱。”奉锦半压低身体,声音不卑不亢的说道。

叶雪溪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任由她们给自己穿衣洗漱。

等到一切都弄好之后,叶雪溪只觉得今天梳的发型是不是有点太繁琐了,压着脑袋有点疼啊!

透过面前摆放着的铜镜看过去,只见她不大的脑袋上面硬生生的插了一大串叮叮当当的发簪,难怪这么重!

“简单点就好。”她欲哭无泪的一边伸手一边将那些东西拆下来,谁知手刚伸到一半,就被奉锦拉住了。

“小姐,不可。”她说。

叶雪溪眉间一皱,不明所以,“为什么?”

她的脑袋,当然是她舒服就好,难道谁还能左右她梳什么发型不成?

“皇上昨日写了旨,今日要册封你为昭仪,这是宫中的规矩,您必须盛装接旨。”说着,她便又从桃枝的手上接过一套真的是十分华丽的宫装给她。

“等宣了旨以后,您就是昭仪娘娘了。”奉锦脸上带着淡淡笑意说道。

然而叶雪溪却瞬间有些吃不消这些消息,这么快?

她都还没想好对策呢!

“皇上昨天才下的旨,今天定然会来穗萱宫宣旨,不过近日边疆战事紧张,皇上这几日或许不能来穗萱宫就寝,但是,小姐大可不必着急,皇上既然封了您为昭仪,必然是对你有所欢喜的。”奉锦一边同桃枝给她换衣裳,见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紧张和局促,以为她是太过于期待,便不得不将实情说出来,顺便安慰一下她。

“你说皇上最近不会来?”叶雪溪并没有听到其他东西,只听到奉锦说他最近不会过来,顿时一个激灵。

“小姐。”奉锦一愣,目光怜惜的瞧了她一眼,半晌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怕说多了,对于一个刚刚被册封就被晾在一边的人来说,是更深的伤害。

叶雪溪却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脸上的笑容几乎都要掩饰不住了。

实在是太好了!只要这个皇帝不过来,那么她就有时间再想对策了!

“小姐,太好了,您终于要被册封成昭仪娘娘了!”一旁的东儿听到这个消息几乎要喜极而泣,眼泪绰绰的在眼眶里面转悠着。

“好了东儿,今天怎么也算是小姐的大喜日子,不要哭哭啼啼的!”尽管桃枝跟东儿的年纪差不多,但是桃枝显然在说话做事上面要比东儿成熟不止一点。

被桃枝教训了一番,东儿才扁了扁嘴停了下来。

叶雪溪才在奉锦她们的帮忙之下将厚重的的宫装套在身上,头上的首饰几乎把她纤弱的脖子都要撑断了,宣旨的公公就立马到了穗萱宫的门口。

叶雪溪不得不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奔到前厅去跪下接旨。

皇帝的圣旨写的很是简单,无非就是说太傅女儿叶雪溪贤良淑德温婉可人,深得他心,遂召入宫中封为昭仪。

公公宣旨的时间不过短短半盏茶的时间,可是叶雪溪跪在地上低着头,感觉自己的脑袋随时都有可能会滚到地上溜两圈。

终于从那位公公的嘴巴里面听到钦此两个字的时候,叶雪溪都快要感激涕零了,顿时觉得黎明的曙光又重新回来了,于是赶紧让奉锦将圣旨接过来,与公公寒暄了两句之后送走他,便赶紧拽着东儿去后面换衣卸妆。

“小姐,这样穿明明很好看啊,干嘛要脱下来?”这宫装可不是每个女子都有机会穿的!有的女子想了一辈子都穿不上呢!

“重死了,压的难受。”叶雪溪有点嫌弃的说道。

“可是小姐,你以后可是每天都要穿成这样的,现在不适应一下,岂不是难受?”东儿一边帮她梳新的发髻,一边劝说道。

“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一点都不想要穿这个。”反正这个穗萱宫也没几个人,皇帝又不会过来查岗,她爱穿什么谁也管不到啊。

更何况,那种东西,真不是人穿的!又厚又重,尽管四月的天气没有那么炎热,这么厚重的衣服套在身上也是能悟出痱子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