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慕容霜(1 / 1)

第二日,叶雪溪着了一件碧青色的绣花开衫,让东儿帮她梳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发髻,别了一支玉白色的桃花簪,准备充足了之后才带着东儿去往御花园。

东儿毕竟也是第一次进宫,对皇宫里面的路径十分的不熟悉,故此,叶雪溪不得不带上穗萱宫里的另外一个侍女桃枝带路。

皇宫坐地面积广阔这是自然的,只是没想到从穗萱宫到御花园竟然会这么远!

“小姐,奴婢刚刚就说,让小姐乘着轿子过来,小姐执意不要,这穗萱宫离御花园可远着呢。”因为还没有受封昭仪,故此桃枝并不敢知乎她娘娘,而是跟东儿一样,喊她小姐。

叶雪溪都已经走了腿脚发软了,可其实她们也并没有走多远,从穗萱宫出来到这里,也不过二十分钟左右,要是搁在平日里,这点路程对叶雪溪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但是很可惜的就是,现在这副身体,似乎柔弱的很,走这么点路程就有些喘,身上的开衫也都渐渐氤氲了薄薄的汗意。

“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坐轿子过去吧。”东儿跟在身侧一直在给叶雪溪撑伞遮住头顶的太阳。

“不用了,都已经走这么远了,应该没多远就会到了。”她摇了摇头说道。

身子都已经弱成这样子了,再不运动运动,风一吹岂不是迎面倒?而且她还要策划着离开这个鬼地方呢,不将自己的身子调养好怎么行?

叶雪溪的话音未落,远远的便瞧见了一个偌大的花园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隔着假山便瞧见数座凉亭坐落在繁花簇锦之中,而其中的一个亭子里还簇拥着一堆人,想必就是兰妃那些人了。

“这不就到了吗?”叶雪溪欣然一笑,指着河岸对面的亭子说道。

原本以为还要再走多远呢,转眼之间就到了。

“小姐,那个不是兰妃,那是大公主!”桃枝顺着叶雪溪指过去的方向一看,有些尴尬的朝她说道。

“大公主?”原来这宫里还有大公主啊!

“那边那个是谁?”正在亭子里面纳凉的当朝大公主慕容霜缓缓将目光从池塘里的锦鲤身上移往对面,突然瞧见对面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衣着朴素的女子,看起来不像是宫里的人。

“在宫里并没有见过,想必应该是皇上过几日要册封的叶太傅家的小姐。”跟在身侧的侍女清韵低着身子在她耳边说道。

“叶太傅家的小姐?”慕容霜语气轻柔,似在思量着什么,然后将目光再一次落在池塘里,对着身边的丫鬟说道:“将她请过来一聚。”

“是。”

叶雪溪原先并没有想要在这个皇宫里面展露名声的意思,最好是谁都不认识她,都不记得她才好,故此,一听桃枝说那是大公主,便赶紧的要绕路离开,哪知此举还没施行,就被大公主身边的侍女请了过去。

“民女叶雪溪见过大公主。”叶雪溪有点无奈,但是又不敢违背大公主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跟过去,走上前行礼。

“不用多礼了,起来吧。”大公主闻声,只是将目光缓缓的移到她的身上来,半带笑意的朝她说道。

叶雪溪点了点头,顺势起身,身上的开衫却因为刚刚走的太累而沾染上了汗意,贴在了肌肤上。

“坐吧。”见她站在那里不动,大公主便轻缓的开口,示意她坐在对面。

叶雪溪不知道这个大公主找她到底有什么事情,但是还有个兰妃约了她要去赏荷,若是失约了,岂不是落在口舌?

“你很紧张?”她一双凤眸如同碧水清波一般投在她的脸上。

叶雪溪是有点不自在,单不至于紧张,“民女还好,只是不知道大公主叫民女过来所谓何事?”

“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她将手上的鱼食投入水中,望着一群锦鲤争相抢食,才又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你是叶太傅的女儿?”她突然问道。

“是。”叶雪溪点头,目光还是不敢看她,却只能恭敬的回答她的每一个问题。

大公主将眉头一簇,“可是本宫明明记得,叶太傅家只有一位千金,嫁给了我三弟做侧妃。”

言下之意就是,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对于叶雪溪的身份,叶家自然也是给过回应,尽管她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但是叶家是这么说的,自己也就这么记就好。

“民女自幼因为身体羸弱,寻遍名医也没有治好,故此,娘亲便请了位高人指点,那位高人说,民女的生辰八字与叶府相触,需送出叶府方能健康成长,因此,爹爹便不得已将民女送出了紫都城,近日才回的叶府。”叶雪溪在说这段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背书,这些事情她自己是不知道的,都是从那个第一次见到她就激动的感天动地的娘亲嘴里听说的。

但是这样一个身份,太傅在接她回府的时候,自然是做好了准备,不然的话,皇宫之内哪容得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在此?

“原来是这样。”大公主微微颔首。

“想来,你小时候定然也是吃了些苦的,以后在宫里面便不会了。”她望着叶雪溪低眉顺眼的模样甚为娇弱可爱,便露出淡淡笑意说道。

“民女多谢大公主吉言。”叶雪溪拜谢。

“好了,我刚刚看你神色匆匆,定然还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我这里就不耽误你了。”她说着,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然后又从身边的侍女手里拿了一把新的鱼食,继续喂鱼。

叶雪溪暗自松了口气,赶紧带着东儿和桃枝离开。

望着她迅速离去的背影,慕容霜只是垂下了眼眸,然后唤来清韵低声说了句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