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被迫入宫(1 / 1)

“二小姐,老爷和夫人有请。”凉亭里,叶雪溪和东儿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正聊的欢快,叶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突然走了过来,福了福身语气恭敬的说道。

“我爹娘找我?”叶雪溪从栏杆上起身坐直身体,诧异的蹙起眉头。

这可倒是有点稀奇,自从回来的那天见到过一次这个传说中的太傅老爹,她就再也没见到过他第二面,今天怎么突然说要召见?还是跟叶夫人一起。

“小姐,你看,我说的吧,老爷心里一定还是疼你的。”东儿一副‘我早就料到’的样子,嬉笑着说道。

叶雪溪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是从凳子上起身对着叶夫人身边的丫鬟说道:“带我去吧。”是什么事情,只能等去了那边才能知道。

“是。”那丫鬟点头。

“小姐,伞!太阳大!”

叶雪溪前脚刚一跟着走出凉亭,后脚东儿如同受了惊吓的马儿一般,立马撑着一把油纸伞追了上来。

“初春的太阳哪儿大了!暖和着呢!”叶雪溪推了推她举过来的伞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这古代人怎么比现代人还怕晒太阳啊!难怪皮肤一个个的都白的发光。

“初春里的太阳也是太阳,万一晒着小姐了,夫人一定会责怪东儿没有照顾好小姐的!”东儿执着的将伞举在她的头顶,一路护送她去了叶太傅的书房。

“我不会同意的!溪儿刚回来没几天,我们母女还没来得及相处,你怎么忍心!”前脚还没踏进书房,门外就传来了叶夫人有些喑哑的吵闹声。

叶雪溪迟疑了片刻,停住了脚步。

这是发生什么了?难道是叶太傅发现了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要遣送回去?

可是不应该啊,不是说叶家都已经证实了,她的这具身体就是叶家失散十六年的女儿吗?虽然身体里的灵魂的确不是,可他们也没那么快发现吧!

“这是她的命,纵然你我都不愿意,也无可奈何。”叶太傅声音低沉,略显沧桑,却十分沉着冷静。

然而这句解释似乎并没有得到叶夫人的认可,紧接着,便又传来叶夫人略带哭腔的声音:“你是太傅!即便溪儿逃不过这样的命运,可依你的官职,向上面请求过些日子再送过去不行吗?”为什么非得是现在?她的溪儿,在外流落了十六年,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她都还没来得及补偿这十六年的亏欠,就又要分开!

书房里,叶太傅似忍受不了叶夫人如此无理取闹,便隐忍着怒气说道:“当年菡儿离开的时候你不是也不忍心吗?现在看来,菡儿不是一样过的很好?溪儿也是我的女儿,难道我会舍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被叶太傅如此一吼,叶夫人便瞬间又安静下来,只剩下微弱的啜泣声。

门外的三个人就这样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弹,虽然隔着一扇门,但是叶雪溪却不难猜测,书房里面刚刚一定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吵,只是不晓得到底所为何事。

而且,叶太傅口中的这个菡儿是谁?难道就是她那个亲姐姐?

“小姐,你进去吧。”叶夫人身边的那个丫鬟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福了福身将她带到书房门口,缓缓退下,临走的时候还把撑着伞的东儿也拖走了。

这么神秘?她微微挑眉。

“是溪儿吗?”门外发出的一丝动静似惊扰到了书房里的两个人,叶夫人声音高亮的朝着门外喊道。

叶雪溪在门外嗯了一声,声音不轻不重,但是却足以让里面的人听到。

“进来吧。”

紧接着,便又传来叶太傅的声音,似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叶雪溪应言,推门而入。

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叶家的书房,第一眼所触及到的东西,无非就是琳琅满目的书册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书架上,这个书房很大,尽管已经摆放了这么多的东西,看上去却还是十分的空旷整洁,但身为一个太傅的书房,可以算得上是文墨俱全了。

“溪儿见过爹爹,娘亲。”叶雪溪虽然没经历过这十几年的古代生活,但是电视剧还是看过不少的,典型的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跑。

“溪儿不用多礼,来,到娘亲这里来。”叶夫人刚刚似乎有点情绪太过于激动,以至于现在开口说话,声音都是带着一丝喑哑,眼睛也有点微红,全然没有了前几天见到时的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

叶雪溪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缓步走到叶夫人的身边。

“不知爹娘找女儿来所为何事?”刚刚吵的那么激烈,看来也不是小事。

听到叶雪溪直奔主题,叶太傅似乎也不准备拐弯抹角,一双宛如苍年雄鹰的目光淡然的落在她的身上,“我准备送你入宫。”

声音不轻不淡,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还不错’

虾米?!

叶雪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吓到错愕,瞪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这个太傅老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才回到这个家多久啊?前前后后加起来还不到一个星期而已!回自己屋子的路都还没认全呢,这就要送她入宫?而且她只有十六岁!

不对,在古代十六岁是该嫁人了,叶雪溪心里暗想。

联想到这二老刚刚说的话,以及东儿之前说的,她的亲姐姐身份尊贵,难不成就是在宫里面当妃子?甚至还有可能是贵妃之类的,难不成会是皇后?所以现在这么迫不及待的把她送进去,就是为了在后宫里面相互照应,往后天下大权尽握手中?

仅仅片刻功夫,在叶雪溪的脑海里面已经闪现不下数十遍不同场景的宫斗夺权尔虞我诈。

她只想好好的过这辈子啊!并不想要在宫墙里面跟一群女人勾心斗角的争一个男人啊!争的好的话,后半生还好过一点,母凭子贵什么的坐稳后宫,万一没争好,可是会死的比谁都惨啊!那可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啊!她可以拒绝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