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说 > 铁血良医 > 章节内容

目录

小楼(1 / 1)

胡立功却扫了一眼天衣和曹少钦,这两个清秀的少年决不是自己召集来的人,一看这小身板就是个读书人。

他一摆手,另一个手下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沉甸甸的。

胡立功扬声说道:“俺请各位江湖上的朋友来到这保定府,相信各位多少知道了一些缘由,在这里俺再详细的说一遍,这保定府的首富雨宗林雨大财主,他老妈得了病,快嗝屁着凉了,雨童林遍请名医治不好,他女儿雨红衣为奶奶祈福,找玄天真人算了一卦,玄天真人让她在后天抛绣球招亲,说有贵人相助,可救她奶奶的性命,不过呢,这个雨红衣,可是我家少将军倾慕已久的女人,绝不会让别人娶了她,派了几个媒人去求亲,都被拒绝了,少将军很是恼火。“

古云台懒洋洋地插口道:“那还不容易?抚远大将军虽然卸甲归田,但是门生故旧遍布朝野,岂是一个府城的土财主可以招惹的,把人抢了就是!”

胡立功重重地叹了口气:“可惜的是这雨红衣拜了玄天真人为师,我们动不得了。“

一听到这里,刘氏兄弟,胡家兄妹和燕子门的三个女人脸色突变,其中一个女人叫道:“玄天真人?那谁惹的起?“

胡立功看了一眼众人:“所以这抛绣球招亲,俺们将军府不好派人强加阻拦,这才请诸位前来,倒不是让诸位去动这雨红衣,只需要明天诸位将这来接绣球的人拦住,只让我家少将军一个人去接便可,这样既不得罪玄天真人,也能抱得美人归,两全其美。”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事倒是简单。

刘纪扬声说道:“胡将军,如果有不开眼的硬闯怎么办?“

胡立功狞笑了一声:“尽管打便是,只要不打死,什么伤了残了统统不要紧,俺们将军府担下了,这里每个人五十两银子,事成之后还有五十两酬劳,另外在客栈中的吃住都由我将军府会帐,诸位只管喝酒吃肉…”

话音未落,那个手下跑了进来,低声说道:“胡将军,人冻僵了,离死不远了。“

胡立功嗯了一声:“死就死罢,明早拉去乱葬岗埋了便是。“

曹少钦有点好奇,禁不住问道:“老板娘,这玄天真人怎么这样厉害?连抚远大将军都要给足面子?“

金小荷终于得到了回应,禁不住眉开眼笑,自顾自拿了酒杯,倒了杯酒,仰头一饮而尽,呵出一口酒气,夹杂着如兰的甜香。

“小小子儿,姐姐告诉你,这玄天真人可是有大神通的人呐,不说洒豆成兵,可也能断人生死,老准了,老百姓都说他是活神仙,那些个达官贵人更是奉他为尊,出钱在西山为他修了一座玄天观,每日里信徒不绝,香火不断,这附近方圆百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难们那个死鬼当家的,在一年前就是没听真人的话,硬是去帮朋友平事,结果中了仇家的埋伏,一命呜呼…“

说着说着金小荷眼睛里含着泪水,又一杯酒入喉,却呛到了,咳嗽了起来,金一屁股坐在她旁边,轻轻给她捶着背,嘴里一顿埋怨:“喝不了酒就败喝!糟践身体更糟践酒。”

天衣仿佛没听到没看到,手里捏个驴肉火烧,吃的叫个香。

胡立功见金小荷也不理他,就凑了过来,他眼馋金小荷这个小寡妇很久了,这要是弄回家去当小妾,可谓是财色兼收。

胡立功没什么能耐,就是从小侍候抚远大将军李桑梓,从小厮到亲兵,李桑梓也不会亏待他,虚报了功劳,让他积功升到了五军都督府副都督,其实就是个虚职,领份空饷,实际上就是将军府一个管家。

但是宰相门前七品官儿,他对外面可不是一个管家下人,而是一个三品的武官,牛得很!胡立功以为,这金小荷不就是个开客栈的小寡妇,那给他当小妾还不是乐颠馅了?结果逗拾了大半年,就摸摸手,还被扎了两针。

胡立功凑过来要坐下,天衣把剩下的驴肉火烧往桌子上一扔,站起身说了句:“饱了,回去睡觉。”

说罢,带着曹少钦去了,留下三个略带尴尬的人。

金小荷阴沉着脸横了胡立功一眼,叼咕了一句:“真特么嗝应人。“也起身回了柜台。

金旁若无人的端起酒壶一饮而尽,又捞起了一个狮子头吃了起来。

胡立功恨恨地一跺脚,也带着人走了,客栈大堂中一时间又安静了下来。

大堂里的人逐渐散去,金看看四周,这才凑到金小荷身边,低低的声音说道:“姐,你看这新来的主仆俩是什么来路?”

金小荷劈厉啪拉打起了算盘,语音如丝般钻进金耳朵里。

“难(保定口音我的意思)试了半天,应该没啥事,一个富贵人家的少爷,要进京城,人傲一点罢了,有钱有势的人都是这个调调儿。”

金斜倚在椅子上,叹了口气:“姐,难们俩自打入教以来,忠心耿耿,香主怎么吩咐难们就怎么做,可是到头来还是啥也没有,现在可倒好,为了证明真人断人生死灵验,把姐夫都搭上了。”

金小荷一推算盘,哗啦一声:“你少跟难提董天龙这个王八蛋!要不是教里下命令,难金春雨会嫁给一个土埋半截的老头?难恨不得早杀了他,这回正合难的意,百丈悬崖摔死那个老王八蛋。“

金神色凄惶,悠悠地唱道:“剑阁中有怀不寐唐天子,听窗儿外面叮咚作响声铃,忙问道外面的声音那是何物也?高力士奏林中的雨点和那檐下的金铃…”

金小荷咬咬牙:“阿弟,如果你真的喜欢雨家的小姐,难拼了这条命也要让你如愿!”

金提起一坛酒,咕噜噜喝了半坛,一抹嘴,眼中滴下泪来,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了,只留下一串令人心酸的话语…

“喜欢又怎么样?她是什么人?难是什么人?难道让一个大家闺秀跟着难在江湖上打滚?呵呵,难这种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仇家大卸八块,难不配呀…”。

望着弟弟远去的背影,金小荷双眼像喷火一样,呆呆地站着,好半天才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以往的事情浮上了心头,都怪自己,年轻时和弟弟一起闯荡江湖,也有了名声,却爱上了一个浪子,爱得神魂颠倒,在浪子的引导下,加入了白莲教,这时候才知道那浪子原本就是白莲教的接引使者,专门利用男色勾引江湖上的侠女入教,可惜知道的时候已经泥足深陷,受到了白莲教的控制,最让金小荷后悔的是,她当时竟然把弟弟拉进了教,结果成了不人不鬼的样子。

万书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